王俊懿

翡翠艺术家,玉石雕刻大师
桂林

1974年生于桂林,当代翡翠艺术家,中国玉石雕刻大师

  艺术体悟结缘翠玉 艺术人生少时天资聪颖,独钟艺术。及长,见前辈操铊琢磨,璞石焕然璀璨,遂发愿琢翠玉以为人生。经十余载潜心用力,琢玉一艺渐臻佳境。天人合一 古今中外翡翠雕琢,今人无不接踵清人之法,专宠翠绿,正所谓“谈美玉之乐者,未必得美玉之真趣” 。王俊懿制玉以遵循“感悟天意,天人合一”创作之思想,先去其糟粕,保其精华之后,以艺术思想与原石完美结合为宗旨。良材善用。别有会心地依据翡翠天然肌理及皮色,使之细腻入微地还原其形态,更记载深度思想,创作出色象错天,雅俗共赏之精品。王俊懿创作理念更不受传统制玉的束缚,巧妙构思,传承中华传统玉文化同时,着重艺术内涵,融“古今中外”四大元素。开创出深具时代张力的艺术风格!开创先锋 翡翠金生高手制艺,当要之则是独辟蹊径。王俊懿多年前创新开发的墨翠系列、红翡系列、三彩系列都独具魅力,奏刃雕琢一如樵墨构画,使之深具自然神秘的逼真,又有一种文人水墨的清雅。2004年潜心感悟开创了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全新艺术概念---金玉结合,以不同金属与玉完美融合形成整件作品,将传统底座升华至艺术高度;此系列代表作“化蝶”“白度母”“极乐”等都首开先河地将千年制玉工艺真正拓展到国际艺术领域,以震撼视觉及深长艺术思想感动世人!

  此行意外获得的,由中华文化促进会、法国艺术与文化协会颁发的“特别大奖”是对我们所做的行业探索的一种认可,我们有玉文化的千年基石,又有新思想与新视角的创造,这就是我说的行业的升华--“化·蝶·梦”的“化”字的意思。也希望由此,我们的翡翠艺术能得到更多人的关注与喜爱。

专访王俊懿:以当代艺术的眼光做玉雕

  西方人万万不可理解的“蝙蝠=福到”

  网易艺术:可能法国人对您将那么大一块料,刻成一公斤这样的一个小作品他们不太理解,您怎么看待法国人和国人对待艺术的不同态度?

  王俊懿:我觉得大家对艺术的看法是非常接近的,只是他们对我们的翡翠艺术陌生,从理性的角度想他们觉得没必要花这么大的精力和时间雕琢。但中国有句话叫玉不琢不成器,我们如果只是简单的去表现,那还是石头本身的价值,我们卖料就行了。但在中国,我们可以用雕刻将翡翠呈现出各种造型,这是中国翡翠独有的魅力,这与西方宝石是有着本质性的差别:宝石只有几种分级,没有太多雕刻概念;翡翠的材质多变化,创作空间非常大,能更好的表达思想。所以我只是觉得他们对这种材质的认识还不够,但是对翡翠艺术这种表现形式他们是非常认可的,相信他们对作品表现出的惊叹会引领他们进一步了解中国文化和中国艺术,加上原本艺术就有很强的共通性,特别现在大家都共处在同一个地球村,这个界限会越来越模糊。

王俊懿作品《宏福齐天》

  王俊懿作品《洪福齐天》

  网易艺术:这次法国行,不得不问,您有没有遇到哪些障碍?

  王俊懿:主要还是彼此理解和沟通上的“代沟”,比如我这次带的一件作品《洪福齐天》,在玉文化里面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就是谐音文化,在中国文化里我可以雕一个蝙蝠挂在身上,然后这个福还得是倒着的,意思就是“福到”,但西方人看来,这无法理解,他们认为是灾难的降临,因为蝙蝠在西方认为就是邪恶的,它是吸血鬼,是不可见天日的,但是在中国它是代表福气的图案、图腾。但我能感觉到,欧洲的观众是以开放和探究的心态去接触新鲜事物的,这为我们的交流打下了很好的基础。

专访王俊懿:以当代艺术的眼光做玉雕

  以当代艺术的眼光雕刻翡翠

  网易艺术:做翡翠玉雕这个行业,更多的人可能会是以传统工匠的角度来做作品,您从当代艺术这个角度切入创作,有什么不同的感受?

  王俊懿:我喜欢这个非常新鲜、有养分的世界。因为我的骨子里天生就有各种不安分的艺术细胞,不想去千篇一律地重复那种工匠行为,当下现代化的工业设备越来越先进,从工艺角度讲已经远远超越了以前大师在苦苦一生追求的精湛的雕琢手艺,而现在更重要的是要为作品注入思想。我真心希望各界的艺术大师都进来,给翡翠艺术这一领域带来新的契机和空气。千万别把自己关起来,因为我们的艺术无处不在。

  上辈子我肯定是做玉的

  网易艺术:说了这么多关于玉的内容,那您是什么时候涉足这个行业?

  王俊懿:我是十六岁就学了珠宝设计,我是真正的专业珠宝设计转过来的,后面在我们珠宝集团,跟着我们那边的精工师傅到了一个香港开的珠宝公司里面,有一个玉雕车间,我一看那个玉雕就爱上了,因为我从小就喜欢雕刻,我就喜欢动手,我的动手能力超强,我不需要人教,我在小学就可以拿一个粉笔雕个链条会活动,拿块橡皮雕小动物,然后桌子上刻个小浮雕,这会儿回头看,浮雕、圆雕、镂空雕都会,没人教,就是喜欢,所以这是天赋吧,我曾经开玩笑说,上辈子我肯定是做玉的,只是十九岁时突然看到我的老本行,又走不动道了,然后就干吧,我就做了三个月,二十岁就决定它是我的一生,一直到现在干了二十年,做个里程回顾,以便更好地展望未来的二十年,我说我真的是用一生去做这个事业,不信走着瞧,因为我热爱它,没有更好的理由,就是喜欢,喜欢你就可以任性。

  网易艺术:这个行业的现状您怎么看?

  王俊懿:我们业内人有个奇怪特点就是做玉的人都看不懂玉,更别说钻研学术,因为材质本身贵,大家基本就是去做一些买卖、经营。他们没太多的精力去关注这种材质与艺术间的联系。但我觉得我们今天要谈的是艺术,是要把玉作为一种文化载体,用艺术的新方式去表现。让我们的艺术走出去,得到更多的理解和声音。于我而言,我能做的,包括学术研讨、成立研发中心,研发培训,持续的展览,这一系列的活动我只有一个目的就是希望引发观众持续地长期地关注。

  说实话这次法国做展览之前,我也有很多疑虑,心想老外看不看得懂,会不会人气不旺,作品选择有没有问题等等,但反过来一想,有什么可怕的,不走出这一步,哪知道结果如何。而且我带的作品不是纯古董,我的作品是有语言的,我们的语言就在作品上,你只要去看它,它就会跟你对话,你就会有感受,你就把这个感受带回去了,你觉得我还没跟它聊够,第二天你还要再过来看它,够了,还要怎么着?